• |

详情信息

华德福入学准备观察的指导方针

时间:

2020-03-24


出处:WECAN文刊(北美华德福幼教联盟缩写)

中文翻译:熙文

校对:鞠红梅、玉杰

美编:江俊超

责编:玉杰

审核:张俐

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幼教论坛,未经同意,请勿随意使用!


写在前面:

当夏日玫瑰绽放时,幼儿园里的一群大孩子就将毕业升入小学。我们不禁会去思考:那他们都准备好了吗?是否需要帮助和支持?所以,从春天开始,华德福幼儿园老师们就开始对一些大孩子进行准备入小学的观察评估工作。这样一种对幼小衔接的评估,是基于观察、感受、思考而得到的图景。它不是考核,也不是给孩子打分,更不是作为一个标准把孩子归类,分等级。而是通过观察到孩子的成长样貌,让我们看见孩子、理解孩子,并且支持到他们的成长。


本文是来自国际施泰纳/华德福幼教联盟推荐的且相当权威的一份指导性内容。我们希望这篇文章能够带给老师们一个更广泛、更完整、更加深度的观察途径。同时,我们希望这样的观察评估,最好是由和孩子们朝夕相处的幼儿园老师去参与完成,而不是由一个陌生人把孩子带到一个陌生的空间,在一个小时里面完成的一个考试过程。希望老师们尽最大的可能通过长期或者短期,或者当下的观察,对孩子有一个全面的了解和描述。给予家长、给予未来他要上小学的那些老师们,一个途径、一个画面,让他们也能看见孩子。


在这个文章里面所提到的一些书籍,我们幼教论坛已经在组织翻译。其中最后一本《You’re Not the Boss of Me》已经被翻译为《重新认识您的孩子》,此书已出版,大家可以在网上购买到。


内容较长,请大家保持耐心,慢慢消化!


对于幼儿教育工作者和孩子的父母来说,识别孩子是否准备好上小学是一项重要的责任。孩子开始上小学的年龄对他们以后的人生存在着重大意义和影响。这一决定不仅关乎一年级的开始,而且关乎一条持续12年或更久的教育之路的开始。


大多数传统教育机构将年龄这个要素作为考量孩子是否入学的标准。这只是我们在华德福教育中关注的几个方面之一,华德福教育要确保考虑到孩子的整体情况。准备好上学是一个孩子发展到一定峰值的综合体现,这个过程还包括除了年龄之外的其他方面。我们要关注身体变化和成熟的迹象,社交和情感的发展,语言技能,大肢体运动和精细运动的协调度,记忆力和生成内在图景的能力。孩子的准备状态来自于这些因素的整体图景。


没有任何“分数”来表示入学准备完成了的。任何一个孩子也不太可能有在所有方面都表现出充分的准备就绪。人总是处在发展的过程中,总是在变化。我们作为教育工作者要努力去观察这个儿童的整体图景是否看起来已经足够结实,以至于这些显而易见的力量能够推动儿童向前发展。



01 /

主要领域


下面描述是我们在决定孩子是否准备好开始小学教育时可能会考虑到的主要领域。这些是观察性的指导方针,有助于我们了解孩子走向成熟的过程。这是个简略描述的版本。WECAN出版的《一年级入学准备》中对入学准备状态有完整的论述。除了WECAN的出版物以外,《当代入学准备》(《School Readiness Today》)也是一个极好的资源。2013年2月,在歌德馆举行的一次关于入学准备的国际学术讨论会上,这些主题的演讲也曾被分享过。

华德福入学准备观察的指导方针


 // 实际年龄 // 


主流学校通常会设定某一个具体日期,孩子需要在这天年满6周岁。这通常是考虑入学的唯一标准。一项对美国公立教育入学日期的调查显示,在大多数州,孩子要在8月1日到9月1日这个范围达到入学年龄六岁,而在纽约,入学年龄是12月1日年满六岁。


这些日期的设定为华德福学校入学指导方针的设定提供了背景。美国华德福学校常用的日期是孩子在6月1日年满6岁,就可以考虑在下一个秋季学期进入一年级。一些华德福学校已经采用了5月1日这一更早的日期,以便在考虑5月出生的孩子时更具灵活性。5月份出生的孩子,作为班上最年幼的孩子进入小学后,会经常被认为比同班的年纪大一些的同学表现稍差。可能有一些特殊情况,需要对一个5月份生日的孩子(通常是女孩)做入学准备的观察。如果是这样,可以根据老师的建议,个别区分地对孩子做考量。一般的建议是任何5月或更晚出生的孩子(如果夏天生日的孩子被考虑在内的话)都要特别小心对待。


家长们需要时间来形成概念,或许围绕着一个明确解释过的入学方法来调整他们的期望。家长不应该在幼儿园的最后一年才突然知晓这些政策。学校发现,“最优化”的实践方法是让家长在孩子第一天上幼儿园的时候就被告知关于小学的入学指导方针和过程,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孩子上了一年以上的幼儿园,这种“预先”的对话便为与家长进行长期富有成果的讨论打开了一扇门。与其他教育流派相比,华德福教育的谨慎之处源自于对每个孩子的承诺,无论男孩或女孩都可以自信地进入小学,在学业、社交和情感上体会到成功和满足。换句话说,我们与父母肩并肩站在一起,希望在未来的所有教育阶段都把最好的东西带给孩子。进入小学的确是一个需要仔细斟酌才应该做的决定。


 // 早产 // 

了解孩子是否早产很重要。如果是这样,生理出生的时间日期就需要调整。举例来说,如果孩子提前六周出生,那么实际出生的日期应该加上这段时间。例如,如果孩子出生于3月1日,但早产了六周,那么调整后的“出生日期”就应该是4月15日。这一调整后的日期让一个孩子更加接近“临界地带”,在小学入学时需要特别小心对待。



研究报告显示,早产儿学习困难的发生率要高得多,在情感、行为和认知领域也可能表现出不成熟。在某些情况下,孩子的发育年龄甚至可能比调整后的出生日期还小。早产的孩子必须要去“追赶”生长和成熟,而其实,这些生长和成熟应该在孩子出生前,在母亲的子宫里完成。此外,早产儿也要在重力和感官刺激的双重压力之下去完成这样的成长,而他们幼小的身体并没有为此做好准备。早产可能会给孩子带来额外的压力,并导致额外的发育延迟。


 // 以太的诞生——物质身体做好入学准备的征兆 // 

鲁道夫·施泰纳一次又一次地强调,基本确认孩子的成熟度可以进入小学的标准就是孩子以太力量的诞生。在最初的7年里,以太力被用于身体和内部器官的生长。同一种力量,当儿童成长的初始阶段完成后,就被释放出来,用于小学阶段的思考和学习任务。在这一关键成长阶段完成之前,这些力量不应该被挪做他用,否则孩子未来的活力和终身的健康都可能会受到威胁。经过多年对观察入学准备情况的研究,由幼儿教育工作者和医生组成的国际IASWECE大龄儿童工作组一致认为,这是决定一名儿童是否可以良好过渡到小学的最核心的因素。


以太的诞生有以下几个物质身体表现出的特征:

· 六龄齿的出现。许多医生确认失去乳牙是以太诞生更重要的信号。儿童在更小的年龄就开始掉牙,这可能更多的是由于社会影响而发生的早熟硬化现象,而不是入学准备成熟的信号。

· 乳牙脱落。

· 根据头部与四肢的伸展的比例。孩子应该能够将一只手越过头顶,触摸自己对侧的耳朵,而不用把头向一侧倾斜或低头。理想的情况是肘部呈90o度角,而不是把头靠在肘弯处。

· 面部特征个性化;幼儿肥逐渐消失。

· 脊柱呈现S曲线。

· 胸腔与腹部区域分开,因此变得可见。孩子长高了,好像身高被“拽长”了。

·足弓出现。


 // 身体协调 // 


孩子也将开始出现大运动和细微运动协调和整合的变化。孩子能够根据不断增强的协调性和目的性而运动。“用一只手把球扔到空中,用两只手抓住它;单腿站立,左右跳,前后跳;踮脚尖走路;串珠子,手指编织;摆桌子,洗碗,擦碗;穿脱衣服;系鞋带和扣扣子。”(Glöckler) 新的轻盈的力量开始出现在运动中。孩子可以跳得更轻,并能够跳绳了。



华德福入学准备观察的指导方针

有关以太诞生的研究和详细讨论的资源


WECAN出版的《从幼儿园到小学》(《From Kindergarten into the Grade》) 阐述了这种图景。编辑Ruth Ker将鲁道夫·施泰纳关于以太的诞生和入学准备的各种内容进行了汇编。


在《一年级准备:华德福教育者的资源、见解和工具》(《First Grade Readiness: Resources, Insights, and Tools for Waldorf Educator》) (WECAN出版)中也可以找到其它资源,包括以下一些有益的文章:


· Joan Almon《一年级准备》《“First Grade Readiness》) (又见《成长中的孩子:头七年》《The Developing Child: The First Seven Years》)


· Nancy Foster《关于一年级准备的一些指导方针》(《Some guidelines for First Grade Readiness》)(又见《成长中的孩子:头七年》《The Developing Child: The First Seven Years》)


· Bettina Lohn博士《入学准备--学校医生的观点》(《School Readiness: A School Doctor’s Persective》)


· Michaela Glöckler博士《哪些迹象表明我的孩子准备好上学了?》(《What are the signs that my child is ready for school?》)


《当代入学准备》(《School Readiness Today》)是由歌德馆的教育部和IASWECE(华德福国际幼儿教育国际协会)联合编写出版,现已翻译成英文,由WECAN出版。与入学准备这一主题特别相关的文章有:


· Edmund Schoorel博士《从幼儿园到学校》(《From Kindergarten to School》)


· Claudia McKeen博士《入学准备和从幼儿园到学校的过渡》(《School readiness and the Transition from Kindergarten to School”》)


· Claus-Peter Röh《从人智学的角度看入学年龄》(《The School Entry Age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Anthroposophy》)


Bettina Lohn博士的文章精确总结了以太释放的过程,以及孩子发生的入学准备的转变。引用一节如下:


“在孩子生命的头七年,重点是在身体的成长和发展。我们再也不会像这几年那么快地成长了。在星芒身/心魂身和自我组织的指导下,物质身和以太/生命身也特别地参与其中。当接近7岁时,物质身和以太/生命身之间的强烈互动减少了,导致生命功能的建立和器官的成熟。以太/生命身活动的一部分继续参与生命功能,而另一部分变得“自由”了,去用于其他任务。这些“自由”的以太/生命力量的存在使得孩子能够“准备好”上小学了。”


“这些最初参与身体生长和器官分化的形塑力转变成了我们用于思考的力量。尽管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但在六七岁时,当孩子能够更有意识和独立地进行思考时,这一过程就达到了决定性的时刻。伴随着思考,记忆也变得容易实现了。可以说,这个孩子不再以消耗身体发展的力量来进行思考了,[编辑强调了这一点]。虽然我们不能直接观察到这些变化,但是第二颗牙齿(恒牙)的形成和出现就是一个例子。在出生的头七年,它们隐藏在牙龈中构型,然后开始出现——每颗牙齿都是印证了这个完整过程。上述以太/生命力量的转变,当被认真对待的时候,对健康问题的预防就出现了新的观点。也就是说,在合适的时间开始上学,能够应对所面临的挑战,从最广义上来说,有助于未来的健康。”(第34 - 35页,《一年级入学准备》,《First Grade Readiness》)


华德福入学准备观察的指导方针


02 /

“心魂准备完毕”的其他标志


“这些最初参与身体生长和器官分化的形塑力转变成了我们用于思考的力量”。随着牙齿的变化和入学前其他身体成熟的迹象,孩子的记忆力、想象力、社交能力、语言技能、情感成熟程度和绘画能力也开始发生变化。通过大运动和精细运动的身体协调,孩子也展示出了如何良好地入驻到物质身(见上文关于身体变化的章节)。感知能力也显示出了进步。


当我们开始观察和考虑这些其他方面时,我们必须提醒自己,我们不是在寻找一个“合格分数”来证明孩子已经做好了准备。相反,我们想要观察孩子在与世界互动时的姿态。这个孩子是如何从内在向外发展的?这个孩子对世界的反应如何?对于这个孩子来说,这个世界是如何进入他的存在的?她做好准备带着信心和能力迎接这个世界了吗?



 // 记忆 // 

记忆已经从需要外部提醒或由环境中的某些东西触发转移到可以由意愿实现了。“现在,孩子能够独立于特定情形,通过直接提问唤起记忆。孩子可以‘激活记忆过程,而不需要外界的提示。’”(Glöckler)


 // 想象 // 

现在孩子的内心出现玩耍的冲动,是出于自己的动机和内在图景。因果思维开始觉醒。孩子开始看到如果一件事情发生,另一个事件或结果将随之而来。有了这种新的能力,孩子就可以开始做计划了。成熟的孩子对玩耍什么有想法,然后看一下环境,收集道具和材料来呈现这个想法。而原来是由环境中的某样东西提示而产生的想法。


在这种新的想象力的带领之下,孩子通常会经历一段“休整”时间,而之前看似无穷无尽的玩耍想法似乎都枯竭了。这预示着“意志的危机”,这种危机会在社交时表现为“我不知道该玩什么”。孩子可能远离游戏或其他同学,只听从自己的想法,因为幻想的灵活性已经萎缩了,变化成了新东西。当玩耍的想法,与同伴玩耍的计划从孩子内在产生时,就预示了一个面向未来的转变发生了。


 // 社交准备 // 

孩子展示出团体互动的社交技能。社交准备包括学习把自己的兴趣与他人的兴趣协调一致(在老师的帮助下)和“全神贯注”,也就是刻意抑制他的胳膊和腿的活动。在这个阶段,听老师讲什么必须取代模仿作为独立活动的主要刺激来源。换言之,随着本能的模仿活动逐渐消退,孩子的意图越来越容易被成年人的口头话语所引导。一般来说,社交准备比智力准备要晚一些完成,通常要到7到8岁左右才能完全获得。”(Glöckler)


 // 语言技巧 // 

押韵和节奏变化的言语和歌曲是这个年纪的典型特点。幼儿园里大一点的孩子在跟着老师唱诗歌或歌曲时,可能会出现拖拍或抢拍。入学准备完备的孩子能够通过话语来引导,不再需要榜样来模仿了。“一般来说,学龄儿童能唱歌,发音清晰,用完整的句子复述故事,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在对话中表达他们想说的话。”(Glöckler) 孩子理解别人对她说什么(接受性语言),并且有表达自己的能力(表达性语言)。


 // 情绪成熟/行为 // 

在放下个人欲望和冲动,尊重群体需要的方面,孩子表现出越来越强的能力。我们可以看到孩子的成熟和独立。注意力、专注力和听力水平也在增强。相反地,随着自我意识的不断增长,儿童也可能在游戏中将其他孩子排斥在外。 


 // 绘画 // 

包含代表一个人的形象的自由绘画。画面中的元素(人、建筑物结构、树木和有生命的植物等)有一种“落地感”。有上/下概念,有左/右对称。


 // 感知能力 // 

孩子表现出对绘制几何形状(例如正方形和带有对角线的图形)的意识和能力。她可以临摹成人展示的形线画。


03 /

入学的期望


上面描述的渐渐突显的能力展示了一幅儿童内在正在变化发展的图画——内在通过外部呈现出来,我们对这一点特别看重,因为这些能力是他们在小学阶段需要具备的,这样孩子就能对一年级和以后所有年级中各种预期做出反应。这个孩子会如何回应迎面而来的挑战?在与外界相遇的交汇点上又会发生什么?


作者Janet Klaar在《一年级准备》(《First Grade Readiness》)中的“向一年级过渡的实施”部分,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描述。虽然一个孩子可能会在幼儿园环境里安顿下来并游刃有余,但有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孩子能否很好地满足小学阶段的期望。Janet Klaar指出了还有其他因素需要考虑——耐力、注意力、灵活性以及对新事物和新人的接纳度。


那么,一年级对孩子都有些什么期望,以便他们能够充分参与主班老师为他们准备的课程呢?


孩子应该是:

· 能够按时上学,并能完成正常的上课次数。

· 乐于并能够与其他成年人相处。

· 能够坐在课桌前,作为群体中的一员参与进来;接受主班老师的权威性;独立照顾个人需求:如穿衣、如厕、清洗;在玩耍中坚持立场。

· 展示在幼儿园里培养出来的无意识技能,如手持画笔或蜡笔。孩子要表现出足够的耐力,可以坚持一整天的学校生活。对需要几天甚至几周才能完成的手工作品或任务,可以坚持下来并表现出主动性。主动要求工作。

· 孩子现在能够从内心生命中产生独立的想象,作为玩耍和社交互动的动力。“他可以完成这一内在的过程,即将其早年幼儿园的美妙幻想(转化)为有意识的想象”( Klaar,第72 - 73页)



04 /

其他考虑



 // 性别 // 

神经学和发育研究证实,男孩和女孩有不同的成熟时间。男孩通常需要比女孩多6个月时间才能达到同等的成熟水平。“这可能会产生重大影响,特别是在对5月至8月出生的孩子做入学考虑的时候。”(Lohn)


 // 健康 // 

任何已知的医学问题(比如哮喘)、视力和听力、坚持按时上学,保持出勤率的持久度,以及在每个学校日保持精力,体质类型、睡眠和饮食习惯,以及与节奏的关系,也应该被纳入孩子的完整图景来考量。


一旦这个全面图景完整呈现



问更多的问题可能会有帮助。孩子的成长看起来符合年龄吗,给人一种完整的印象吗?发展的不同方面是否彼此保持同步?是否还有任何需要特别关注的领域和其他问题应该被提及?


是否有任何“与发展相关的担忧,或者这些担忧会伴随着孩子进入到小学或以后的学习?孩子是否在一个发展领域迟缓了,因而可能需要做特别对待,但不一定需要在幼儿园再呆一整年?或者孩子整体上发育迟缓,在幼儿园再呆一年会给孩子时间和机会,包括额外的帮助,以便那些必要的发展步骤得以实现?这些状况可能是与健康相关的问题、体质类型的挑战或社交/情绪问题有关。现实中常见的情况是各种问题组合出现。”( Lohn,第36页)



05 /

给出建议Reaching a Recommendation



对于大多数孩子来说,上小学的决定通常是轻而易举的。如果出生日期在范围之内,以太释放的迹象是明显的或强烈显现的,孩子看起来在社交方面感觉安全和有韧性的——正如这个年龄所预期的——那么我们可以自信地把孩子送上一年级的新台阶。


然而,也有一些灰色区域,图景并不清晰。以下是我们学校经常出现的情况。


一个实际年龄足够但看起来比较小的孩子怎么办呢?


这里有许多问题要问。孩子实际的出生日期是什么时候?离指导日期有多近?年幼表现在哪些方面——身体发育、运动、社交/情感发展、认知能力、注意力、记忆力等等?我们是否感觉到幼小的年纪会影响或阻碍孩子积极地参与到一年级的学习中?年幼看起来是会随着时间而解决的问题,还是可能会伴随着孩子的整个学习生涯?孩子的性别是什么?这里的一个基本问题是,再上一年幼儿园是否会补救这种情况。为孩子做出正确的决定应该由这些问题的答案来引导。


我们希望在这个决定中得到客观的指导。小学教师担心超龄的孩子可能与课程不同步。还有人认为年龄较大的孩子可能比同学更早进入青春期,并且也会因此被孤立。虽然我们不想让任何一个和所有的孩子在没有仔细考虑的情况下升入一年级,同样也不想受一个保护孩子愿望的影响,这种愿望更多地是出于情感,而不是客观。


如果孩子很小(出生日期超出了指导日期),但显示出以太释放的迹象,该怎么办?


如今我们会遇到越来越多在年幼时就掉牙的孩子。一些人智学医生更多地将六龄齿的出现视为以太释放的一个确定标志。早期牙齿脱落可能是由于现代生活影响造成的早熟硬化,并不是早期入学准备的迹象。


如果这个孩子显示出明确的以太释放的迹象之外,还显示出一年级应具有的认知发展和记忆的迹象,那么这个孩子可能就是例外了。幼儿园老师是否认为在幼儿园里再待一年孩子会表现的更好?如果不是,那么我们应该非常个体化地看待这个孩子,而不仅仅是按照指导日期来定论。


这样的孩子在某些领域可能会表现出幼稚或不成熟。一种常见的情况是认知能力强,但在身体发育和运动协调方面落后。如果决定送这个孩子去上一年级,那么也需要承认在哪些方面需要加强。对于我们将如何帮助这个孩子发展他的能力,制定一个补充计划是很重要的。在某些情况下,可能需要孩子在小学的前几年里都接受这样的补充支持。


最后一个建议是不应该把 “让孩子们为一年级做好准备”看做一个程序化的方法。而应该确保孩子在学校和家里有适当的机会运动、唱歌、游戏、手工等等,以便让他自己做好准备。


如果一个孩子发育不平衡怎么办?


这种现象在《发展特征》(《Developmental Signatures》) 一书中被称为“不连续发展”。我们越来越多地看到的孩子在一些领域的发展超前,而另一些领域则不成熟。这可能是由于对认知技能和早期智力的强调,牺牲了对其他领域的关注和机会。这也可能预示着未来出现的学习障碍。不幸的是,这种不平衡的情况将来会在孩子身上越来越常见。


华德福入学准备观察的指导方针

上述同样的问题也与此有关联。如果孩子在年龄上处于有利位置,显示出以太释放的迹象,并且对一年级的内容感兴趣,那么送孩子去是合理的。指出应该关注的领域,并与一年级老师分享。如果有的问题比较严重,可能需要一些额外的支持,提前讨论应对措施是会对孩子有好处的。

从我们在幼儿园看到的情况来看,很难预测一个孩子是否会有真正的学习挑战。我们不想假设困难一定会发生。然而,客观准确地记录孩子呈现出的不成熟情况是至关重要的。这些信息对儿童未来的发展也会带来启发。


如果孩子在幼儿园表现出挑战性行为怎么办?


这通常是一个比学习能力更大的关于小学入学的问题。具有挑战性行为的孩子通常也会有身体、感官、社交或情感方面的问题。从这些角度去观察孩子会有所帮助,看看通过一些方法是否会减轻一些行为问题。

如果年龄和身体迹象表明入学准备完备,这可能超出了入学准备的问题。重要的是讨论何时发生困难,以及如何在小学环境中合理地处理这些问题,因为在小学环境中,需要更强的团队合作的形式和能力。这样的孩子可能就需要在一个支持计划的陪伴下进入小学。

这种情况也可能会导致我们必须要深入审视自己的态度。鲁道夫·施泰纳在第一所华德福学校的教师会议上听到老师抱怨困难学生时,做出了激烈的回应。他问:“我们是一个只欣赏乖孩子的机构吗?”(引自彼得·塞尔格的《疗愈之眼》《The Therapeutic Eye”》,第21 - 22页,摘自《与鲁道夫·施泰纳的教师会议》《Faculty Meetings with Rudolf Steiner》 ) 


华德福入学准备观察的指导方针

一封介绍信对任何有差异的孩子都是有帮助的。这通常由学校护理小组来起草,如果没有护理小组,则由幼儿园老师来写。孩子的幼儿园老师描述了孩子的强项和有挑战的领域,以及哪些方法是有帮助的。孩子的父母还被要求描述他们在孩子出现挑战时刻的体验,并分享有效的措施是什么,在与孩子互动时什么是应该避免的。虽然每个人都希望事情会进展顺利,当孩子不能待在教室里的情况发生时,学校和家长应该就一项应对措施达成共识。如果这些措施都不起作用,孩子需要去休息室或者回家休息一天,一个事先商定好的计划就可以执行。如果孩子以需要特殊的支持服务作为入学条件,也应事先达成共识。


这封介绍信不仅对主班老师有帮助,而且还应该与专业课老师分享。通过这样的介绍,孩子可以被更多的老师接受和理解。



如果一个有特殊情况的孩子虽然在幼儿园表现很好,但在小学的表现仍然是值得怀疑的,那我们可以让这个孩子上小学吗?


这与被幼儿园录取和那个有差异的孩子有更大的关系。在方法灵活,压力较小,以游戏为基础的华德福的幼儿园里,孩子表现良好,安定下来的可能性更大。送孩子上小学的乐观也是源自于看到了孩子在幼儿时期的进步。这种乐观往往不是建立在孩子能如何很好地满足小学要求的现实画面上的。如果这样的安排不奏效的话,不幸的结果就是孩子和家庭在失望和愤怒中从学校中离开。


这里没有明确的指导方针。上述所有问题都必须要考虑。如果幼儿园推荐这样的孩子入学,小学老师必须自愿承诺将在班上接纳这个孩子。还需要提前制定一个支持计划。


如果家长们强迫我们招收一个被认为是不合适进入一年级的小孩,那该怎么办呢?


解决这种情况的最有效的方法是预防。清楚地解释学校的一年级准备政策最好的时候就是在孩子第一次进入幼儿园的时候。学校的政策不应该让家长感到震惊。明智的做法是告知父母,对那些生日接近出生日期指导日的孩子要非常仔细地加以考虑,一年级的入学不应该被视为是想当然的,如果遇到这样的困难时刻,为赢得父母信任而付出的努力(让他们相信我们老师也站在孩子一边)将会得到回报。Care taken to gain the parents’ trust that we teachers are also on the side of the child will be rewarded if such a difficult time comes.



与父母的交谈时必不可少的,理想的情况是通过与家长分享从华德福角度来看的儿童发展的信息,交谈的基础已经存在了。老师表达出来的定论可能会产生强大的影响。老师对这个建议不能是模棱两可的。如果正好有一个面临同样困境的家庭愿意描述他们的经历,这也是会有帮助的。几乎所有孩子多上了一年幼儿园的家庭都给出了积极评价,说他们最终目睹了这一年为孩子带来的好处。


如果有来自录取/招生方面的压力要接收年幼的孩子怎么办?


学校招生主任的工作是要把教室填满。这个人不应该因为这个意图而受到指责。然而,并不是所有从事这个职位的人都有教学经验去理解进入一年级是个多么意义重大的决定。


由于一些学校的背景,出于一些实际原因,有问题的孩子也进入了一年级,比如财政原因或班级社交活跃度的需要。这是所有学校都可能面临的实际决定。幼儿教育者的教育任务是根据对每个个体儿童的最优化发展来作出决定。一个孩子可能在一年级甚至二年级表现良好,但是到三年级时,年纪小的孩子和班上其他同学之间的距离往往会开始扩大。孩子太小而产生的后果一定会在某个时刻突显出来,Times will come when it really will matter that a child is younger.过于乐观地将一个过于年幼的孩子送到一年级,而不是根植于教学做出决策,会在未来导致出后果。当我们考虑所有的因素时,最好要谨记这一点。


什么时候做进入一年级的观察最好?


一月和二月的时间段在我们学校似乎很常见。这使得学校在发送入学文件时的实际需求得以满足。如果他们的孩子在即将到来的一年级没有被给予学位,这样的时间安排也允许家长有时间对其他选择做考虑。


有些学校等到三月才做,为了“给春天生日的孩子更多的时间”。难道不应该在做出决定之前让这些孩子有更多的时间去成长吗?其实在这个问题中有一个隐含的意义,就是孩子还没有表现出为一年级做好准备,或者没人要求我们给更多的时间。有时候是乐观或者不让家人失望的意愿导致这个决定被推迟了。一些学校的经验已经证实,准备完备的状况不会突然在4月或5月神奇地出现。宣布孩子没有办法在晚春的时候进入小学会引发许多挫折和失望。在同一时间对所有孩子进行观察是很好的做法。如果孩子当时没有表现出准备好,这可以通过客观的陈述来传达。当时就可以建议考虑孩子在幼儿园多呆一年。


班上所有的孩子都随着时间不断成熟和发展。大孩子和小孩子之间的任何差距基本都会是一样的。期望一个年幼的孩子突然“赶上”是不现实的。关键问题是每个孩子否达到了小学应该有的成熟度和发展阶段,并享受其中,怀有成就感。


06 /

架起通往小学的桥梁


最后要考虑的是我们如何为这些新生搭建一座通向小学老师的桥梁?


幼儿园和小学之间似乎始终是有差距的。这可能是由于对“入学准备”意思的不同理解而产生的。

这里的再次提到的关键就是对话。在此之前,幼儿园教师可以访问低年级,尤其是一年级,以及小学教师访问幼儿园。欣赏孩子们从哪里来,他们要去哪里很重要。这也帮助我们作为学校的同事对彼此的工作产生兴趣。我们可以讨论关于个别的孩子,分享哪些信息是有用的,以及什么时候小学老师愿意接收。


在《你不是我的老板》(《You’re Not the Boss of Me》)这本书里,有一些文章描述了一些学校关于如何创造一个有意识的过渡进入到小学阶段的具体做法。这些也许可以为你自己搭建桥梁提供一些灵感。

华德福入学准备观察的指导方针

下图为翻译出版后的书籍封面


华德福入学准备观察的指导方针

华德福入学准备观察的指导方针

华德福入学准备观察的指导方针